從一趟峇里島聖泉淨化儀式的輕旅行,讓生命再次啟程

峇里島私房旅行

大自然教會我的,從來就不是手持手機,這邊拍拍那邊拍拍那麼簡單,如同我現在面對著收耕犁田的風景,稻農放鴨群們在收割完的稻草間,呱呱不停地吃著掉下來的穀粒,一群鷺鷥白鳥乖乖尾隨著稻農犁田,等待爛泥裡的蟲子大餐,這樣的風景,對城市人來說,看似和諧有趣,但實際探究行為背後的意義會發現,稻農已經在不知不覺中支配著自然界生物的生命,把自己外化於自然,漠視了自然規律的存在,這種機械式的文明已經充斥在所有人的生活中。

在講聖泉淨化的體驗旅行前,不可不先了解峇里島的『水』-蘇巴克(Subak)系統,這個被聯合國教科文組織登陸的世界文化遺產。蘇巴克指的不是一個有形體,而是一種象徵著人與人、人與自然、人與神的三界和諧的思想聯結共利系統,在水利灌溉、祭祀與農民合作都能發現蘇巴克的影響。蘇巴克的價值存在於峇里島人的生活裡,寺廟和祭司掌控水源,和農民團體彼此協調達成共識,再透過合理的分配水源來建立灌溉系統,並藉由各種不同的祭祀來祈求豐收。

Bali Subak真正生活在烏布田園年餘,蘇巴克的思想也不知不覺成為作息的一部分。除了可以真正接近農民耕種的生活,也經常有機會跟著當地村民去寺廟裡冥想和拜拜,祈禱完後,廟裡的祭司會用竹枝將聖水往頭上灑淨三次,之後雙手接承聖水飲入,並擦抹臉部,再來祭司會拿一小撮泡在聖水的生米粒放在手心,讓你把米粒黏在額頭和脖子,這樣儀式就完成了。這個過程,讓我知道『水』對於峇里島宗教和人的意義很重要。

Bali_ceremony

峇里島有個很莊嚴盛名的聖泉寺,但開放觀光後,絡繹不絕的朝聖團體,令我卻步,因當一個很神聖的地方,被加註重點,放在旅行團的必要行程景點裡,它的神聖也附加了很多人潮和非必要性的污染,包含年年漲價的門票。其實峇里島還有不少天然僻靜的隱藏版聖泉廟,值得潛心去尋幽走訪,例如這次我去的『Pura Taman Pecampuan Sala Bangli 』,帶給我很豐富且震撼的心靈淨化之旅。

聖泉淨化體驗 Soul Purification

我和幾個朋友跟著在地帶路人Yuni 開著車往烏布東北方移動,河谷聖泉就藏身在一個中部小村莊,具體位置離Tegalalang和觀光聖泉寺 Pura Tirta Empul 不會很遠。停好車,一行人帶著愉悅的心情往村莊深處走,再一個小巷轉彎,順著石階往下走,山谷綠樹蒼翠與陽光交錯其間,靜逸閃耀。沒多久就看到蓋在河谷的寺廟,雖然不大,但心還是小小的震了一下,延著石壁蓋的聖泉廟,美麗中透著寧靜祥和之氣。

Bali-Purification

把鞋脫了,擺好在鞋架,Yuni便開始準備祭拜的花果盤,然後再去換衣間把衣物脫掉,身上只能綁上沙龍遮擋,一行人以為準備要入池了…結果是往溪谷方向走,果然是要行家帶路,開始了我們的心靈淨化儀式體驗。溪流非常乾淨清澈,但在峇里島秋涼的七月,踩在冷水也不免一陣哆嗦,心想,等一下到底要怎麼做淨化(Purification)?全身泡在冰水裡嗎?越想就越刺激。

是的,沒錯,第一關就是要泡在冷水裡。峇里島人認為「水」是生命和淨化的象徵,利用水洗淨自身,並將一切罪惡隨水流走。溪流並不深,只到上腳踝,我們在一處水流匯集窩停下,Yuni緩步坐在裡頭,冥想片刻,便將上身後仰往水裡浸泡,同時用手將水往頭髮和臉部潑溼,一共重複三次起身。輪到我時,深深吸了一口氣,往水窩裡坐下,真是有瞬間結凍的感覺,小驚叫連連,我問可以半身就好嗎? Yuni說當然不行,真是起坐都不是,只好硬著頭皮往冷洌河水躺下,媽啊,除了冷和胡言亂語 &*(%^$£ 已經找不到形容詞。但最神奇的時刻來了,就是起身時,我突然感覺從腳底有股熱氣往頭頂衝,瞬間暖和,也沒有冷意了,難道真的把我體內的污濁毒氣都排走了嗎?若非真實體驗,任誰都無法領會這種奇異的感覺。但淨化儀式結束了嗎?還沒呢,這才是剛剛開始。

Bali 聖泉寺

我們再一起往河谷深處前行,每一步都是挑戰,踩在溪流裡大小不一的石頭上,像在做腳底按摩疼痛不已,還好有熟悉地形的「廟公」ㄧ旁協助,攙扶運動神經很差的我前進到每個膜拜點。南非友人會一直吟唱印度梵音,我問她:妳是佛教徒嗎?她說不是,只是有這方面有強烈感應,所以學習印度瑜伽和經文。

一步步緩慢的走到小瀑布,前方是個深坑,整個身體要滑到水裡去並扶著岩塊抵達急瀑石,大家把額頭貼靠石壁,讓急瀑打在頭頂並禱告,這時Yuni就開始口唸經文,前後拍打我的身體做淨化儀式,我不自覺的放聲吶喊。我必須說,我不是因為靈性需求而搬來到烏布這個被定義是全世界最有靈氣的勝地(註),我也不是身心靈朝聖者,我只是喜歡這裡和諧的自然環境,所以來到此。但瀑布水柱直衝腦門的當下,我可以覺察到自己的內在,在進行『清理』的動作,並看見自己的投射,處處如是,也忘卻了認知上『害怕冷』這件事,我可以感覺身體和這個天然的岩洞瀑水已達到一致和諧,當人忘卻生理上的疼痛,心靈也就特別的輕盈自在。

接下來再往另一處的瀑布涉水走去,瀑布從上處森林的天然洞口落下,與石壁相擊,那濺起的小水珠落在我的面頰上,一股清新愜意的感覺衝盪著心扉,大家除了重複著儀式,也會淘氣的玩起溪水,並請隨行的廟公Wayan幫我們拍照留下紀念。

我們繼續往岩石上方攀爬,這對我也真是個挑戰,一不小心失足就摔破腦了,拿出冒險家精神抵達天然石階最上層,還要彎著身軀穿過窄石洞,我笑說,我們很像是石器時代的caveman,下次可以來野外鑽木取火了。

穿過石洞,順著石階往下走,那兒瀑布衝擊效應在地形清晰可見,山峰間的低谷就像採石場一樣,大岩石塊和鵝蛋石散落四處,這裡是河谷最大的瀑布,高度雖不高,但流速也是驚人,我穩穩地在激流下前進,一股疲憊的感覺從心裡湧起,調整好心情,一鼓作氣往奔騰的瀑水埋去,強力的水柱打在背脊,轟鳴的巨響在耳邊響起,強勁的水流直衝而下,氣勢萬均如巨斧。

我們前後在河谷經過各種大大小小的聖泉水域,每次都有種完成任務的小感動。例如有次是將身體埋入大流水區,裡面居然是個空心小洞穴,像是個迷你水濂洞,每個人都像發現新大陸,如同孩子般驚呼歡笑。

天然河谷的淨心儀式結束後,我們再慢慢涉水走回到上端寺廟,有上下兩層,先從下層開始,這個水池有個可愛的石雕娃娃頭和大腳ㄚ,還有十幾隻橘紅色大鯉魚悠遊著,很是有趣。我們順著號碼,輪流在每個聖泉出口處虔心祈禱,最後在石牌前,用銀色水杓從頭淋下,接水漱淨,各三次,這樣就完成聖泉淨化儀式了。最後換掉濕的沙龍,換上乾淨的衣服,再回到寺廟前虔心膜拜。

除了Yuni這個帶路人,我們其他四人,全部都是第一次體驗,我們分享著這趟淨心旅程帶給我們的體悟:

『我覺得我痛苦的心獲得解放,現在被寧靜安詳的幸福感圍繞。』南非友人Kat興奮地說著。

『我決定下次要帶學生來,Wayan說三歲孩子來沒問題的。』幼教老師Yeyen也興奮地說著,我驚呼,真的要帶我兒子來嗎?感覺有點危險耶,但是這個溪谷比較封閉,沒有急流,或許一旁玩玩水可以啦……哈哈

一行人飢腸轆轆,有說有笑的踏上歸途,並討論著要去烏布的哪間平價又好吃的餐廳,祭祭清理完畢的五臟廟。

行家帶路

此處非觀光景點,為淨化祭拜之場域,若想實際體驗淨化儀式,請由當地人帶路,並指導如何做淨化儀式,也可FB私訊或Email: tracyt1t3@gmail.com,代為聯繫安排。

 

後記:生命,是最該去旅行的地方

淨化儀式結束回家後,當天晚上我就開始全身酸痛和頭痛,微燒且四肢無力,連躺了兩天,昏睡間還夢到逝去的母親來找我說話,夢境裡母女孫對話與動作如此清晰,睜眼醒來,頭痛欲裂,還以為仍在夢裡,呼喚著媽媽。我不想去探討是因為水瀑太強導致不適,還是真有淨化清靈排毒現象,對我而言,我的確感受到一些我從來沒有過的體驗,在涉水的一行一步間,開始有答案在回應我心理的疑惑,像是意念投射。我想到一位老智者曾說:『如果你能去實際地觀察無常,你踏上了空觀的路;如果你看見了諸法無我,你看見了空。』

『看見無常,也看見了空。』

這正是我當下的觀與看,也是此行生命旅程的內在獲得。

年輕時,對一切都感到新奇,每次出國旅行就像壯遊,貪婪的想要走遍每個旅遊書上的景點,但隨著年紀增長,有一天就突然不想走了,會想停下來並住下來 ,和土地多點連結和互動,尋求『內在的旅行』,在一段段旅行中看到從沒留心注意到的『自己』。對很多人來說,『旅行』不只是一場身體的移動,有時是為了逃離現狀,有時也是一種面對,這些心態我都曾經有過,而當有了孩子時,又是個單身媽媽,時間都幾乎給了孩子,就連旅行也是。久而久之,也就忽略掉『心』的求救訊號,心病了,身體也病了,這時有個聲音從遙遠的聲音呼喚我:來峇里島吧,來烏布吧,來峇里島吧,來烏布吧…

 

直覺告訴我要來,而我從來沒有懷疑過為何是峇里島,因為這裡是我20多歲時第一次自助深度旅行的地方,那時在網路資訊不發達的年代,一個女子獨自來到烏布旅行冒險,我就深深愛上了她,也在心裡種下一個心願:『我希望能一直住在這裡』,但後來就沒有再踏足過峇里島了,直到那個聲音呼喚我……

生命的起轉,有時為因,有時為果。

有機會有時間,不妨給自己安排一次心靈淨化之旅,因為~

生命,才是最該去走走看看的私房旅行。

 

為何峇里島是全世界最有能量靈氣的地方?

地球就人體一樣,有兩條類似大動脈的能量流,男性能量流稱為羽蛇神(Quetzalcoat),女性能量流稱為彩虹蛇(Rainbow Serpent)。這兩條巨大的能量流交匯在地球的兩處,一處是祕魯的的的喀喀湖 (地球的第二脈輪),另一處就是巴里島,世界能量線系統流經這裡,巴里島就像過濾器一般,轉化並淨化地球的血液。

上 / 下一篇文章

臉書留言

一般留言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